返回首页
寻访最早中国“丝绸之路”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古代驿站文化?!

 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社会,我们的人民,只有追求真实的、爱憎分明的、中华民族和谐、和平、和睦、团圆、祥和……惟其如此,才无愧于真实的历史、无愧于真实的时代、无愧于黄河“母亲河”的文明精神? !!才能告慰中华民族以至凝聚民族团结、民族融合、民族创业的和谐精神!!!
探讨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的历史文化。考察贺兰山苏峪口国家森林公园,是今天宁夏、银川的一个著名旅游景区。其中推出的三大特色文化总结于下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一是、体现出中国“丝绸之路”樊家营子的古驿站文化。
二是、突出了唐代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1300年的历史文化。
三是、从唐代巾帼英雄樊梨花征西文化,以唐贞观年间平定西北边乱为背景,描述了一幅热血儿女平乱定边,沙场挥戈的壮阔画卷。 
 四是、考察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古驿站,和历史上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,山西商人为中国万里长城及“丝绸之路”的文明延伸、维护、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尤其,她们是中国人民的骄傲。更是在上千年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历史变迁中,促进了蒙、汉民族团结之间的交流与融洽,使中国的商贸和世界文明的发展趋势,范围波及整个中国“丝绸之路”,以及蒙、俄、西亚和南亚等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一、从唐代巾帼英雄樊梨花征西,到樊家营子古驿站真实的传说
如今详细解释,樊梨花(唐代),唐太宗贞观年间人,父樊洪为西凉国(西突厥)寒江关守将,后投唐,与薛丁山结为夫妇。薛丁山与樊梨花的故事是以唐,贞观年间平定西北边乱为背景,描述了一幅热血儿女平乱定边,沙场挥戈的壮阔画卷。二人智勇双全,登坛挂帅。在薛家满门抄斩后,她率子薛刚杀进长安,除奸报仇。是传说中唐代著名的女将军。唐太宗李世民开创镇守宁夏贺兰山边关不修万里长城,银川到樊家营子一天,樊家营子到阿左旗一天。晋商传说:这才真正是中国“丝绸之路”樊家营子古驿站,探索山西平遥的晋商真实生活,有着一种不朽的渊源啊!! !毫不讳言,考察多年的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是个好地方,山青草绿,古道遗址、绝壁松柏、流水飞瀑、高山草甸。这种情也是大自然赋予“樊家营子古驿站”的博大与深厚:正是中国“丝绸之路”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的壮观与雄伟、腾格里沙漠苍天般辽阔的胸怀、黄河“母亲河”源源不断的奔腾与恩情。 研究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古驿站,追求中华民族和谐、和平、和睦、团圆、祥和……惟其如此,才无愧于历史、无愧于时代、无愧于黄河“母亲河”的文明精神? !!才能告慰中华民族以至凝聚民族团结、民族融合、民族创业的和谐精神!!! 阿左旗在中国历史上曾三度归宁夏管辖,分别是新中国成立前、新中国成立初期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。其中,1969年至1979年这个特殊10年中,生活在宁夏和阿拉善两地的人留下了许多难忘而深刻的记忆。阿左旗东与石嘴山、平罗、惠农、银川、青铜峡交界,南与中卫、中宁相连。在上千年的历史变迁中,也促进了蒙、汉民族团结之间的交流与融洽。晋商在推动蒙、汉民族团结、文化、经济的沟通与发展的同时,还有了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情。晋商,她们是延续了唐太宗李世民开创1300年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古代驿站文化。唐代镇守边关不修万里长城,实现着大唐“天可汗”“会盟”精神、突出了中国万里长城“我像人”人文精神,弘扬了中华文明长城民族的君子品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二、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的分界线。 在考察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西边有一称为“黑泥沟”的山水沟,一条古驿道隐藏在荒草乱石中,这条古道,就是早年阿拉善(又称:定远营)连接宁夏、银川的“丝绸之路”古驿道,是中国“丝绸之路”的生命线,一直使用到上世纪六十年代。  晋商很早传说,自从唐代巾帼英雄樊梨花西征时曾经踏上银川贺兰山,就在贺兰山中部西侧一块较为平缓的坡地上扎下了营盘,从而留下一段传颂千古的樊家营子真实的史话;晋商们传说,到明代,这个地方从威武(凉州)来了一支镇守边关的樊将军后人,也就被当地人称为“樊家营子”
晋商又传说,“樊家营子”,一千多年过去,就这样被叫响了千百年。对山西商人来说:樊家营子位于贺兰山西侧,奇峰峭立,林壑幽美,这条线其实就是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,从银川到毗邻的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必经之路。也是山西商人长途贸易休息避暑的好地方,更是现代宁夏户外爱好者们探险寻幽的好去处。  樊家营子在阿拉善和银川地区妇孺皆知。山西商人也有一说是,明初,戍守樊家营子,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静谧秀美,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险峻巍峨,考察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,和历史上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古道,最早是由两地的行商踩出来的一条狭窄弯曲的马道,后来被山西商人逐渐拓宽,也只能行走一辆毛驴车或者牛车而已。1998年一场洪水冲毁了响水湾以下的路段,直到今年才由景区重新翻修拓宽,一直延伸到距离分水岭6、7公里处。之后是一段没有硬化的石子路,接至分水岭。分水岭又叫大岭,现在则被命名为贺兰山阙。 虽然已经经历了1300多年的变迁,过去贺兰山阙是泛指的意思,分水岭也不是宁夏和内蒙在贺兰山上的分界线。翻越大岭后,进入现在阿左旗地界,出现一个过去牧民的聚居点樊家营子,退耕还林后牧民全部搬走,现在还遗留一些民房和牲畜圈舍。银川到樊家营子一天,樊家营子到阿左旗一天,现在也可得到充分证明。在宁夏、银川民间,这传说才是古驿站,一头是银川平原,另一头则是内蒙古高原的分界线。  三、研究晋商,浅谈中国“丝绸之路”——樊家营子古驿站真实的晋商生活
     千真万确:中国“丝绸之路”,在于表现中华文明“人性化的生活”,表现出中国人的控制与思维的辨证,她们是一种凝聚力的象征;她们更是中华民族之灵魂。现代讲中国“丝绸之路”的真、善、美,突出了“人性化的国际商业贸易和文化之路”,真正体现着世界生命力不可缺少的凝聚力。
(一)、相传山西商人最早《走西口》,是被称为“春去秋回”的雁行客。乾隆初年,清朝政府调山西、陕西两地几万汉族绿营官兵来宁夏戍边,驻守长城及贺兰山各山口,以防止山外的游牧民族入侵河套产粮区。后来,这些绿营退役的官兵多数回乡谋生,少数人则在宁夏落了户,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成为往返于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,从银川到毗邻的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必经之路行商,只有少数人在宁夏务农或开办小当铺和小杂货。中华民族古人在于表现出“丝绸之路” 鲜明的地域性、民族性、多元性等特征。中国“丝绸之路” 历史文化的最可贵也是最有价值之处,正是蕴藏有中华民族文治与教化“至善”的道德人格和文明源头。中华文明的晋商文化能绵延500多年而不绝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“天地正气自有根!”这样的一种执著精神。笔者无意论证山西商人"诚信与敬业"的精神便代表了中国,自私地把他们限定为晋商精神,那是一种只能称其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伟大人格。 山西商人每年来宁的落脚点是宁夏、银川、阿拉善(又称:定远营)。在乾、咸期间的百余年里,山西行商尽管还是从事简单的用山西土布换取宁夏粮食的贸易活动,但它打破了宁夏、阿拉善千年以来封闭式的小农自然经济社会的平静,对促进宁夏、阿拉善商品经济的发展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     但是山西商人"诚信与敬业"的道德教育,晋商文化倡导"禾齐秀"的品位精神,却能化入每一个炎黄子孙的骨髓,吹入每一个中国宁夏、阿拉善人的心田。中国万里长城及“丝绸之路”——真实的晋商生活,创新了晋商文化"禾齐秀"的品位精神:禾:为万物的统称, 齐:为共谋商事必得之力, 秀:为万业追求最高之境界。因而对研究山西商人的商业文化的了解,也应作实事求是的分析,不可一言定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浅谈中国“丝绸之路”——真实的宁夏、银川晋商生活,从实地考察为主看,唐代新的“丝绸之路”灵州——银川——凉州道的北行道路被开通,历史上它曾是中华民族万里长城的走向和“丝绸之路”的文明发育、成长的根,我们今天没有可能把这个根子斩断。 在中国西部的"丝绸之路"樊家营子古驿站上,山西商人曾经举起了"感情通蒙疆,忠信柔远来"的晋商文化旗帜。山西商人最终创新了“丝绸之路”的文明,坦荡诚实、扎实做人的“诚信”标志。现代做人一定要学会“诚信”明理。山西商人开创了《山陕会馆》、《山、陕、甘会馆》遍及中国"丝绸之路"的城镇,推动了塞外城镇"丝绸之路"文化的向前发展。
二)、我们一直被教育说,晋商历史是最具有客观规律的,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。社会、历史的发展总是要走向必然的。走西口、闯关东、下南洋是近代中国的三大移民活动。山西商人是得益于中国黄河与长城文化根土的精神和培养。晋商文化历经几百年风雨,是扩大着对中国文化的继承,开创着“诚信” 这一象征最高品德的中国文明先河。
 晋商《天成西》老字号的先辈们倡导"禾齐秀",在清代前期尚是春去秋归的“雁行客”,到清代后期才渐渐出现定居下来的“常住客”。 但是晋商倡导"禾齐秀",山西商人自古离土不离根。当时,他们在天津、包头、太原等地设有很多庄点,并有很多常住庄客调查商品信息。他们经常用电报和信件联系,互通信息,及时掌握天津等地对本地土特产品的需求量、行情、价格涨落情况以及本地对外地日用百货不同季节的需要情况,采取灵活的购销措施,这样促进了购销两旺,《天成西》老字号的生意越做越活。在中国“丝绸之路”樊家营子古驿站上的历史证明,作为晋商倡导"禾齐秀",具有鲜明地域性和民族性特色的。能够在横跨唐、明、清几个朝代的1300多年间,以锐不可当之势驰骋于中国的商贸和世界文明的发展趋势,范围波及整个中国“丝绸之路”,以及蒙、俄、西亚和南亚等地。唐大中三年(849年)吐蕃内乱,所占地人民反抗不断,吐蕃与唐修好,归还所占秦、原、安乐3州和石门等7关,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全境归唐。    研究晋商“寻访银川古城最早的移民是晋商老字号”。真是可惜,今天的人们不了解银川古城最早的移民是晋商。解放前,银川市人称“小平遥”。 然而,平遥有句老话:“要想发大财,宁夏跌(跑)一回。”“小平遥”作为一种地域精神表征,过去宁夏八大商号中最大的商号就数晋商《天成西》老字号了。陆续创立的八大商号,即“天成西”、“隆泰裕”、“广发店”、“百川汇”、“敬义泰”、“合盛恒”、“福新店”、“永盛店”。 “宁夏八大家” 诚信为本,团结协作,体现了晋商的灵魂。2007年9月23日,山西商会在宁夏中断了60年后,再次重新成立。(三)、 唐太宗李世民开创新的“丝绸之路” 灵州——银川——凉州道被开通,只是可惜,今天的人们对这样一条路线最短的“丝绸之路”,灵州——银川——凉州道的新线索,有所不知。路线是出长安(今西安)北上,赶着驼队运送货物经淳化、宁县、合水、庆阳、环县、惠安堡到灵武,再过了横城渡黄河经出银川,随后来到贺兰山下的万里长城“镇北堡”,通过贺兰山苏峪口到达樊家营子,山西商人的骆驼队,整体进行调货休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为继续赶路,让骆驼在樊家营子得到休息。那时候越过戈壁的腾格里沙漠,风险较大。赶着驼队再出贺兰山,西行到阿拉善(又称:定远营)穿越戈壁的腾格里沙漠,折向西南行百余里,即达白亭海至白亭河(今武威市民勤县石羊河);渡白亭河可抵达凉州(今武威市),到达河西走廊张液,酒泉、敦煌等等。虽然,中国“丝绸之路”面对着难以想象的天然艰险的挑战,但是欧亚大陆东西之间“丝绸之路”昔时的荣光,并非像许多人想象,如同那许多消失在大漠中的西域古国那样地隔绝。汉代与西域关系的疏通与汉王朝设置的西域都护府保护“丝绸之路”畅通,保护沿途商人使者正常来往,加强着各个民族间经济、文化交流的积极意义分不开。
实际上中国“丝绸之路”灵州——银川——凉州道的走向,与河西走廊古丝绸之路汇合,最便捷的“丝路北道”,相比“丝路南道”,北道与南道路途要缩短近500里。而更突出的这又给明代、清代山西商人的丝绸之路提供了一个便捷的走法,山西商人倡导“禾齐秀”人文精神,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的优秀传统,在于提升了“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”的崇高境界。 考察贺兰山苏峪口樊家营子古驿站,和历史上最早的中国“丝绸之路”宁、蒙通道,山西商人为中国万里长城及“丝绸之路”的文明延伸、维护、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。研究晋商,在中国人的眼中:“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一条商贸之路,更是传播世界文明、沟通东西方交流、民族文化融合之路。”在中国西部的银川平原地域虽小,新的“丝绸之路”灵州——银川——凉州道的北行道路被开通,却负载着万里长城及“丝绸之路”的商业贸易,推动和促进着各民族团结、友好、互信、互助、和睦相处。中国“丝绸之路”——不仅只有这一条中国西部丝绸之路,包括我们的黄河“母亲河”只有这一条。并没有什么别的“母亲河”、什么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一说,哪有可比性啊。但是,按照目前学术界通行的、现代商业炒作提法,都只能反映“丝绸之路”的某个局部经济贸易往来,而终究不能取代中国“丝绸之路”这个名字。同样,我们探索中国晋商及“丝绸之路”文明起源的脚步,也将由历史来检验,由社会来评判。